威尼斯人游戏平台

您的位置: 首页 > 学院快讯
行走在珞珈的日子——卢勇老师专访时间:2011/07/19 00:00:00

他是学长,1996年来到武汉大学学习,此后的14年来他再未离开过这片他所热爱的土地;他是老师,同学们在他讲述的丰富多彩的历史中尽情徜徉;他是学者,在珞珈山上他用历史传承着学者精神。他——就是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政治理论系的卢勇老师。2010年11月15日中午,卢勇老师接受了我院分团委学生会新闻部记者的专访,与我们聊起了他在珞珈走过的日子。

“我对武大的感情很深,我深爱着这个地方的一草一木”

记 者:老师据我们了解,您是在武大开始您的大学生涯的,之后又一直在武大读到了博士后。那您能谈谈武大对您人生的发展、观念的塑成的影响吗?

卢 勇:我是在1996年考入武大的,之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。武大是一片很美的土地。应该说,武大对我的影响是巨大而且深远的。差不多整个青年时代,甚至以后的中年时代我也会在这里度过了,因此我对这里很有感情。我觉得,看武大始终要有几个境界:一开始来的话你会觉得这个校园很美,但是慢慢地你会发现真正吸引你的是这里的人文底蕴和人文精神。武大历史悠久,精神传承源远流长,所以我希望同学们也能够静下心来感受,这样才会有更深的境界。

记 者:那您觉得您的本科生、硕士生和博士生阶段哪一个对您的影响最大呢?

卢 勇:都很大,可能我一直在武大,所以没有很明显的感觉到这种差别。但是,每个阶段都有各自的事情要做要完成,是不同的境界吧。

“中国近现代史纲要这门课在今天的中国对青年学生的思想尤其重要”

记 者:您现在主攻的是中国近现代史这一块吗?

卢 勇:教学的话主要是中国近现代史纲要和毛邓三,但是我研究的方向是统一战线。2004年中央统战部在全国设立了八个统战研究基地,其中党外知识分子研究基地就设在武大,在全国也是最权威的。我的学术研究就主要在统一战线这一块。

记 者:中国近现代史纲要是全校的公共通识课,那您主要是给什么院的同学上这门课呢?

卢 勇:每年都不太一样,但是基本上都是理科生。

记 者:据我了解,同学们对这门课的兴趣不是很大,对这个问题,您的看法是什么呢?

卢 勇:一开始同学们可能对这门课会有想法,会觉得枯燥无聊,但是我会采取一些方法会让同学们慢慢的提起兴趣。学历史应该有几个层次,第一就是了解历史事实;第二就是通过这些历史事实发现一些规律;第三就是通过这些历史事实能对自己的人生有所启迪。“读史明智”,说的就是这样的意思。

记 者:在中国教育的今天,您认为中国近现代史纲要这门课有哪些特殊的意义呢?

卢 勇:在今天的中国,这门课对青年学生的思想尤其重要。我当时在教学竞赛的时候就举了个例子,现在历史变成了任人打扮的小姑娘,历史虚无主义还是有市场,也有很多为历史人物、历史事件翻案的书。比如,我们都知道汪精卫是什么样的人,但有人就出书为他翻案,说他当年的行为全是无奈之举,是为了沦陷区人民着想。但是事实是他当汉奸完全是和蒋介石权力争斗的结果,他也做过很多残害中国人民的事情。所以我认为有人为他翻案的行为是不可理解的。再比如,最近很热的刘晓波获诺贝尔奖事件。刘晓波在八十年代时就提出了一个观点:中国要想更富强必须再做三百年的殖民地。中国之所以还不发达,是因为做殖民地时间太短了。这样的人获得诺奖还是跟国际政治有关系、政治性色彩还是比较浓的。而这样的大是大非的、原则性的问题,我们有责任有义务跟学生讲清楚。

记 者:我知道,您今年6月份的时候去过俄罗斯,那您可以谈一谈您此行的观感吗?俄罗斯在苏联解体近20年后的今天都有哪些变化?普通俄罗斯民众又是如何看待他们那一段苏联历史的呢?

卢 勇:我是经历过苏联解体的那段时间的,是看着红旗从克里姆林宫降下来、苏联变成俄罗斯的,所以去的话感觉有点复杂。我的感觉就是俄罗斯经历了一次阵痛。现在的俄罗斯不想做西方的附庸,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这些年俄罗斯所作的努力。由于石油等能源的输出,俄罗斯获得了大量的能源美元,经济得到了很大的发展,但是俄罗斯的贫富差距还是很大的。在莫斯科你可以看到世界顶级奢侈品有很多人购买,但在我从莫斯科去圣彼得堡的途中看到的俄罗斯农村却很破旧,可以说比中国尚且不如,所以我觉得俄罗斯应该要解决好这一问题。其实,普通俄罗斯民众对中国人还是很有好感的,可能是由于特殊的历史原因吧。其实,学历史不应该只读书,还应该到处走一走、看一看,这样才会有不一样的更深的发现和感受。

“用三新,留住同学们的心”

记 者:您在上这门课的时候都会通过什么方法来让学生提起兴趣呢?

卢 勇:我在上这门课的时候一直注意三个“新”,一是给学生一些新材料,第二是给学生介绍一些新方法,第三就是我会尽量跟同学们一起讨论一些新观点。我会准备大量的新材料给同学们看,让同学们了解更加丰富多彩的历史,比如我讲溥仪的时候就用“可怜”“可恨”“可爱”来概括他,同学们听得也有意思;其次,我会介绍一些新方法,比如心理历史研究方法,你可以从历史人物的表情来看出一些事情;最后我会摆出一些新观点让同学们讨论,发表观点,这样让同学们做到真正的思考。所以,我觉得这三新是能够把学生留在课堂的,不仅留住他们的人,也留住他们的心。

记 者:您刚才说的是老师的要求,那您对学生在上这门课、学历史的时候有什么要求吗?

卢 勇:我的要求就是同学们认真听就好。要是感兴趣的话可以课后多看书多思考,学文科的同学可以想的更加深邃,学理科的则同学可以有基本的人文素养。

“大学,一定要坚持你自己的”

记 者:老师您作为“过来人”可以给我们一些关于怎么过好四年的大学生活的建议吗?

卢 勇:我觉得大学最重要的就是不要跟风,一定要坚持做你自己。不要看到别人加了很多社团而你不加、别人忙着竞选而你没去就感觉自己out了一样。每一条路都会有出人头地的机会,你们现在能做的并且需要做的就是抓紧每一分钟充实自己,你们一定要给自己设立一个目标,然后坚持下去,学习,贵在坚持。比如,我当年就有个同学在别人都热衷于活动的时候埋头学习,结果在本科期间就出了自己的书。所以,你一定要搞清楚你自己要什么,你适合做什么。一定要坚持你自己的个性,坚持你自己的路,从自身的实际找到最适合自己的道路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记 者:但是很多同学就会迷茫,不知道到底什么才是适合自己的道路。所以,他们给自己找了一个很好的理由——普遍尝试,对于这个您是怎么看的呢?

卢 勇:尝试当然是很必要的,也只有通过尝试才能知道你自己究竟想要什么。但是这个过程不要太长,不要四年过后你还在尝试,那就不可取了。

“专业,是你们以后安身立命的根本”

记 者:读书永远是大学的必修课,那么老师,您能在读书这方面给我们一些建议么?

卢 勇:推荐好书那是大师们才能做到的事,我还做不到(笑)。但是,毫无疑问你们一定要把自己专业方面的书读好。而你要是能够真正把一些经典的书目读懂读透,那就相当不容易了。

记 者:有些同学会觉得专业书太深,难以读进去,转而去读一些轻松的杂志、小说之类的,您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呢?

卢 勇:我认为这是不可取的。专业,是你们以后安身立命的根本。说的通俗一点,就是你们的饭碗。你们以后取得的社会声望、社会地位,靠的是你学的专业;你被社会所认同,靠的也是你的专业,而不是你看过的小说和杂志。所以,专业再难你也要去钻研,哪怕是强迫自己。同学们进入大学后就不要再以一个小孩子的思维去看待问题了,你们已经成年了,要为以后考虑,要做长远打算。你们以后怎么样取决于你今天的努力程度,你们以后在社会上立足、发展从今天就已经开始。而武汉大学,则给你们提供了一个最好的平台、最好的机会。

记 者:那在读书之外,在学习专业的过程中还有什么是很重要的呢?

卢 勇:老师是最重要的。你们一定要多跟老师交流。很多时候老师教给你的不仅仅是知识,更是一种素养、一种人格魅力。我们武大有很多大师,这是你们不可多得的宝贵财富,你们要自己去挖掘。不要害怕去跟老师交流,他们其实很乐意跟你们交流的,因为,教书育人就是他们的使命和责任。

后 记:在采访中,我们感觉更像是在跟一个亲切的学长交流,老师幽默而深刻的谈吐让我们在笑声中获益良多。采访完后,老师坚持开车送我们回枫园,让我们倍感温暖。在车上给他指路的时候,我立即意识到我犯了一个错误:我们还会比他更熟悉这片土地么?这里,是他深爱的珞珈山,不仅因为它的底蕴,更是因为他在这里获得了最丰富的人生经验。而今,他传承着武汉大学的精神,让更多的武大学子在这片沃土上茁壮成长

(学生记者:廖钢强 王雪芸 曹金龙)